舒逸

在恬淡中谛听行云流水,在平实中领略山高海深,在寻找自我的路上边走边唱,浑然忘我!

小外孙两岁了,手机镜头记录下的成长轨迹(3)

小外孙两岁了,手机镜头记录下的成长轨迹(2)

小外孙两岁了,手机镜头记录下的成长轨迹(1)

心底有歌,唱在九月

 
献给此生中我所有的老师!

    一直喜欢这首歌,却不轻易唱出口,只是在每个九月里于心底百遍千遍地唱。因为我知道,只有唱自心底的歌,您也才能在心底听到。

    在这金色的季节,很容易让人想起您,想起您耕耘的辛劳。抠一把泥土捧在手,那浸透汗滴的土壤幽黑而滋润。我仿佛看到了那满园的桃李早已熟得透了又透,摘一串香甜在手,洒一路欢喜。

    哦,您还好吧?身板还是那样硬朗,步子还是那样稳健吗?空时是否还喜欢摆弄花草,或是与鱼鸟嬉戏?闲来是否还操琴奏响一曲《江河水》,或是挥毫点染,笔走龙蛇?或是倚窗捧读,蹙眉沉思?晨起时是否还在剑光拳影中舒展筋脉,或是于奔越中踏实一路坎坷,在漫步间踩平一段崎岖?而这一切,早已在我心目中定格。

    小时候,我以为您很美丽,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,长大后我就成了您,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,守巢的总是您!

    啊,九月又至,又是菊花正盛芬芳正浓的时节,还记得设在城边山头寺院里的那所学校吗?还记得校园里的那些菊花吗?那是您带着我们栽下的。那白色的、黄色的、粉色的和紫色的花朵在微风下轻轻摇拽,吐出清淡的却能醉人的香气,在每一个九月里灿烂着我们童年的笑靥。

    那时您还很年轻,课内课外讲个不停写个不休,把全部精力放在了我们身上。您的眼眸明亮而清澈,那是因为您总爱无言地眺望远处高耸入云的雪山,明亮是雪峰闪耀的光芒,清澈是融雪汇成的深潭。哦,雪山脚下是你的家乡,那里有生您养您的爹娘,儿时的玩伴和心中的恋人。

    那时我们很顽皮,从早到晚说个不停闹个不休,总是出些乱添您几多烦。您的目光严厉而温暖,那是因为您不愿看到正在攀登的我们停滞不前或滑落谷底,严厉是谆谆教诲时的期冀,温暖是循循善诱中的关爱。在您的精心呵护下,我们同菊花一同绽放,走进一个又一个灿烂的九月。

    小时候,以为你很有力,你总喜欢把我们高高举起。长大后我就成了你,才知道那座讲台举起的是别人,奉献的是自己。

    又到了九月,开始有几片树叶飘落,秋风有时很凉,您可要记得添衣。还记得吗?也是九月秋风渐凉时,您带着我们从新的起跑线上开始奔跑前进,那很有力度的口令节奏分明,那极富磁性的嗓音宏亮而浑厚,带着激励带着鼓舞,我们忘记了疲惫和困顿,只知道冲刺、冲刺再冲刺!有几多早落的秋叶缓缓飘舞着落下,在我们的脚步踩蹋下被碾得粉碎,静静地等待化作明朝的春泥。至今我还记得那宽敞而美丽的校园,还记得您的身躯同球场边那一排银桦一样的高大挺直。

更记得课堂上您的每一个动作。您翻动书页,翻动起江河湖海巨浪排天;您挥动手臂,挥动出崇山林莽风起云涌。唇齿启合间,诵皇天后土苍海桑田;眉目顾盼中,传千古情怀百代风流。在那三尺讲台上,每天演绎着人间悲欢,世事变迁。

  所有的文字,向我们传递先哲的睿智。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屈原逐乃赋《离骚》。“士不可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……”、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、“有志者,事竟成,破釜沉舟……苦心人,天不负,卧薪尝胆……”读这许多充满哲思的文字,从此我们学会了思索。

    所有的诗句,向我们讲述雄杰的故事,那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的豪情、那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气概在我们的血液里激荡,从此我们有了生命的目标。

    小时候,以为你很神气,说出一句话来惊天动地。长大后我就成了你,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,擦去的是功利。

    九月的天空有时显得很高、很澄明,常只有几缕云丝涂在上面,我想起您在黑板上划出的各样线段和图形。

    您画的线条很平直,象是您为人的品性;您作的图表极规矩,那是您立世的态度。您总是那样认真,容不得丝毫的马虎,您常说: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!那时的我却是不能体会,总是潦潦草草演算,糊糊涂涂答题,潦草了青春年华,糊涂了花季岁月,也不知差了几多尺,失了几万里。

    哦,您就象一个小数点,可隐无限小又可载无数大。有时是那样严谨,严谨得如同一道方程式。然而有时您却又不失随和,总在点与线、平面与立体之间赋予我们许多的乐趣。

    我原厌恶那呆板的数字,而它们在您的手中是活着的,经您信手描画便跃然于眼前。我本想弃那枯燥的公式,但它们在您的耐心讲解下变得有味了,经您随意点拨便叫人茅塞顿开。

    小时候,以为你很神秘,让所有的难题成为乐趣。长大后我就成了你,才知道那支粉笔画出的是彩虹,洒下的是泪滴。

 

    又到了风清云淡、月朗气爽的九月,初秋的风柔柔地吹起,送走夏的炽烈,迎来秋的饱实。您听见了吗?我用心唱的这首歌。不知您在哪里?但我却在心底一遍遍反复不停的唱,唱给您,也唱给自己!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舒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0年9月9日